“中原医疗第一股” 京立医院或被摘牌

6月30日,在新三板挂牌的鹤壁京立医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京立医院”,839344.NQ)发布公告表示,现公司仍处于停业状态,尚未聘请审计机构,无必要工作人员开展年报编制工作,可能被终止挂牌。

鹤壁京立医院是一家民营二级医院,2001年筹建,2005年开始运营,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成为河南省第一家登陆资本市场的民营医疗机构,被称为“中原医疗第一股”。

2020年12月底,京立医院正式停业。同时,京立医院及其实控人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和限制高消费。

据京立医院涉及的多起融资租赁合同纠纷的裁判文书,京立医院等被告解释称,其逾期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收入减少,另外当地医保部门拖欠被告京立医院医保资金导致违约。

《中国经营报》记者了解到,京立医院已经停业,其旗下的朝歌肾病专科医院仍在经营。另外,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京立医院在高端医疗设备上投入重金。这或许为京立医院经营遇困埋下了伏笔。

实控人占用大额资金

2020年5至8月,人民网领导留言板上出现了10多条反馈京立医院拖欠工资及员工流失的帖子。

2020年7月4日,一位自称在京立医院有10年工作经历的人士反映,“我是2010年来到京立医院工作的,到今年已经10年时间了,工作期间勤勤恳恳,今年疫情暴发后更是取消全部假期,到本市抗疫一线高速公路卡点参与防疫工作,从不喊累叫苦。但是医院后期的做法真是伤透了我们的心。京立医院从2019年12月16日开始拖欠工资,多次向医院讨要,院方均以没钱为由推托。我为谋生计于4月离职,但在此期间医院已给在职员工发放三次工资,对离职人员仍没有发放拖欠工资,我们无奈向劳动仲裁申诉。”

2020年8月11日,鹤壁市卫健委回复称,京立医院正在分批支付拖欠职工工资,六、七月份已补发100万元。下一步京立医院将继续加大资金筹集力度,力争尽快补齐欠发工资。

天眼查数据显示,鹤壁京立医院及其关联公司自2020年以来,新增十多起诉讼,主要为民间借贷纠纷、融资租赁纠纷等。鹤壁京立医院及实控人葛庆多次被列为失信被执行人。

6月2日,证监会河南监管局对京立医院下发《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主要原因为,第一,鹤壁京立医院实控人2019年和2020年占用资金162万元和1717.31万元,尚未全部归还。第二,鹤壁京立医院未按规定披露2020年度报告。

6月30日,京立医院主办券商中原证券联系人告诉记者,他们以前与京立医院董事长葛庆联系不多,一般是跟董秘王晓华沟通。不过,现在慢慢地,董秘王晓华也难以联系得到了。

主办券商联系人说,“6月25日,已经发布了预计不能在规定期限披露定期报告存在被终止挂牌风险提示。京立医院2020年年报至今没有披露,我们作为主办券商,该风险提示的进行风险提示。现在他们已经不配合信披了,要啥没啥,电话也打不通。”

主办券商联系人告诉记者,其上一次联系到董秘王晓华还是“老早的时候了。”“大概是春节前后,我们偶然在抖音上刷视频的时候,发现京立医院停业的信息。我们打电话问他们才知道京立医院已经停业。医院停业之后,他们电话有时有人接,有时无人接,后来,发短信也不回了。”

主办券商联系人说,“医院要是好好经营应该没什么问题,从信披上可以看到,过去两年京立医院发生了很多的实控人资金占用。老板把资金抽了。抽了做什么去了,这可能只有老板知道。”

核心医院已经停业

京立医院所在地为河南省鹤壁市淇滨区淇滨大道200号,淇滨大道是鹤壁市东西向的主干道之一。京立医院地理位置比较优越,周边均为比较成熟的居民小区。

京立医院所在的鹤壁市,其全市人口并不多。据《河南省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公报》数据,2020年末鹤壁市总人口为156.6万人,人口总数在河南全省地级市中为倒数第二。

在人口不多的情况下,当地提出大力发展公共卫生服务。《鹤壁市公共卫生服务能力提升三年行动计划(2020—2022年)》提出建设市级“四所医院”,即重点建好1所公立综合医院、1所公立中医院、1所公立妇幼保健院、1所公立儿童医院(河南省儿童医院豫北分院)。

日前,记者在京立医院现场看到,该院已经用盆景将医院南北两个进出的大门全部封锁。

一位留守安保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全医院只有少数几个保安留守,负责看护医院。因为现在只剩下几个留守的员工,工资从今年开始照常发放,而去年的工资还没有发放。

该留守安保人员说:“疫情发生之后,医护人员走了,没有病人来看病,医生也没事做。2019年还是正常的,疫情之后就不行了,应该说疫情对医院影响不小。资金雄厚的,可能就能挺过这一关,资金薄弱的,可能就挺不过了。医院在鹤壁还是很不错的,地理位置很好,影响也很大,大家都说这么大一个医院不干了,太可惜了。”

京立医院办公室留守人员告诉记者,已经很长时间没见到董事长葛庆,并称不清楚医院负责人联系方式也不便接受采访。

鹤壁朝歌肾病专科医院有限公司是京立医院唯一的全资子公司,该医院位于鹤壁市淇县。

记者现场看到,朝歌肾病专科医院仍在经营之中。由于朝歌肾病专科医院的患者主要是住院患者,医院进出人员较少,门可罗雀,非常冷清。该医院3楼至7楼为肾内科住院部,门牌号显示每层有22个病房,每个病房一般有两张病床。据记者观察,其中7楼基本每个病房均有患者,是最满的一层。

曾重金投入高端医疗设备

财务数据显示,2018年和2019年,京立医院营收分别为1.62亿元和1.53亿元,净利润分别为258.48万元和-1381.17万元。

2019年,京立医院财务费用较上年同期增长155.23%。2019年年报指出,这主要是由于2019年通过融资租赁方式进行大型医疗设备采购,新增大型医疗检查、检验设备使得固定资产折旧增加,同时造成融资成本利息的大幅度增加。

据2020年半年报,2020年年中,京立医院员工总计781人,其中卫生技术人员542人。2020年上半年,医疗服务业受疫情影响较大,京立医院营收为3759.79万元,比前一年度减少51.20%;净利润为-1082.93万元,亏损加剧,增减比例为204.97%。

高端医疗装备是京立医院宣传的“名片”。京立医院官网介绍,鹤壁京立医院的医疗装备自筹建之日起就确定了“常规设备高于中原,专科设备全国领先”的定位,成为京立医院在鹤壁市及周边地区最具品牌优势和影响力的特色服务之一。

天眼查数据显示,京立医院在疫情发生前的2019年发生了数起医疗设备融资租赁行为。

其中,京立医院与平安点创国际融资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平安点创”)的一份融资租赁合同纠纷裁判文书显示,2019年12月16日,京立医院与平安点创签订了相关《售后回租赁合同》。平安点创为出租人,京立医院为承租人。根据租赁合同约定,平安点创向京立医院购买设备,并将该等设备作为租赁物出租给被告京立医院使用。

租赁期间内,京立医院应按时、足额向平安点创支付租金等应付款项。租赁合同项下租赁成本为1150万元;租赁期间共36个月,自2019年12月27日起租,2022年12月27日到期,租金总额为1297.17万元。

作为京立医院董事长,葛庆以京立医院14.588%的股权作为质押担保。同时,河南省朝歌企业集团有限公司、朝歌肾病专科医院等承担连带清偿责任。

从京立医院返还式租赁模式以及葛庆以股权作为质押担保来看,此时京立医院和葛庆资金链已经较为紧张。

按照《售后回租赁合同》,2019年12月27日起的每月27日,需向平安点创支付一期租金。

京立医院如约支付了5期租金。然而,京立医院自2020年7月27日到期的第6期租金开始逾期支付。为此,平安点创与京立医院多次进行沟通,督促其依约付款,京立医院仍未履行付款义务。

京立医院等被告辩称,京立医院逾期是因为受到疫情影响,收入减少,另外当地医保部门拖欠被告京立医院医保资金导致违约。

最终,2020年12月16日,京立医院被法院判决支付平安点创全部未付租金1007万元及相关款项。

2021年2月8日,京立医院等被列入被执行人;3月5日,京立医院等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同时被下发限制消费令。3月22日,法院执行裁定书显示,经向证券登记结算公司、商业银行等财产登记管理机构查询,未查到被执行人有可供执行的财产。

此外,天眼查数据显示,京立医院还与平安国际融资租赁公司订立融资租赁合同,时间为2018年4月11日,金额为1881.38万元,2019年1月21日与中远海运租赁有限公司订立融资租赁合同,金额为 661.17万元;另外,还与江苏金融租赁股份有限公司订立融资租赁合同,发生时间不详,金额为1711.99万元。京立医院与上述融资租赁公司的医疗设备融资租赁合同均产生纠纷,因无法按期支付租金而被诉。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