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三板“一哥”神州优车为何上演大败局?

3月22日,神州优车迎来被新三板终止挂牌的最后一日。被摘牌的原因很简单,公司未能在规定时间披露 2019 年年度报告,根据《全国中小企业股份转让系统业务规则(试行)》相关规定,公司被终止挂牌。

神州优车曾是新三板市值龙头,属于陆正耀“神州系”中的一员。2019年初,神州优车通过长盛兴业收购宝沃汽车67%股权,完成汽车制造、汽车租售、二手车再到金融的“闭环”,并推出“新零售”战略。但宝沃汽车这家顶着“德系”名头,亏损不断的汽车公司,并没有给神州优车带来腾飞的机遇,反而连累其在2019年上半年由盈转亏巨亏6.52亿元。

后续,神州优车迟迟未将宝沃汽车并表而受到证监会处罚,2019年年报也一拖再拖,再加上“神州系”旗下另一家美股上市公司瑞幸咖啡爆雷的拖累,最终还是黯然被摘牌。

祸起并购宝沃汽车

神州优车大败局源于一场并购。

2018年10月9日,福田汽车发布公告称,将公开挂牌转让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宝沃汽车)67%的股权。这一计划已经酝酿多时。早在2017年11月及2018年6月,福田汽车董事会就先后审议通过了《关于启动为Borgward汽车引入战略投资者的议案》和《关于向北京宝沃汽车有限公司增资的议案》,拟为宝沃汽车引入战略投资者。但直到此时,这个计划才终于真正走到临门一脚的地步。

市场传闻中的竞逐者有数家,包括神州优车、复星乃至恒大。而被竞逐者宝沃汽车,则是一个“德裔国产”品牌。宝沃汽车创建于1919年的德国不莱梅,一度以超过当时德国60%的出口份额位居德国前三大汽车生产制造商。它的业务能力甚至不局限于轿车和跑车,还延展至巴士、消防车、船艇、卡车,甚至直升机等。但由于资金链断裂,在上世纪60年代破产。2014年,福田汽车花费500万欧元买下了“宝沃”的品牌,进行国产“复活”,并以“德系血统、德系豪华车”的口号行销。

福田汽车“中德结合”的试验获得了短暂的成功。2016年推出首款车SUV车型BX7,月销量一度迅速攀升至5500辆左右,仅凭这一款车,一年就卖出近3万辆。2017年,初战告捷的宝沃汽车陆续推出BX7TS等新车型,全年总销量达到4.4万辆。但衰落的迹象很快开始出现,一方面是亏损进一步加大,从2016年的4.84亿元翻倍至9.85亿元;另一方面,虽然推出新车,但单一产品的销量却一度徘徊在2000辆的生死线上。福田汽车开始有了卖掉宝沃汽车的想法。

2018年,宝沃汽车的业绩进一步恶化,全年销量3.29万辆,净利润亏损进一步扩大至27.39亿元,相当于福田汽车上一年归母净利润(1.12亿元)的24.46倍。至此,福田汽车曾寄予厚望的宝沃汽车,三年销量10.69万辆,亏损达42.08亿元。为宝沃汽车寻找一个接盘侠,对福田汽车来说,已经迫在眉睫。

赶在2019年新年到来前3天,福田汽车与长盛兴业(厦门)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下称长兴盛业)签订了《产权交易合同》,成交价格39.73亿元。这个价格勉强补回福田汽车此前几年维持宝沃汽车的亏损。

根据证监会后续调查,长盛兴业是神州优车实际控制的公司。长盛兴业老板王百因是陆正耀的研究生同学。2019年1月,神州优车通过其实际控制的长盛兴业收购宝沃汽车67%的股权,但在随后的2019年一季报和半年报中,却并未将长盛兴业并表。因此举涉嫌信息披露违法,2020年11月,证监会对神州优车给予警告,并处以五十万元的罚款;对陆正耀给予警告,并处以二十万元的罚款。

另外,由于2019年年报一直未能披露,2021年3月12日,新三板向神州优车出具《关于终止神州优车股份有限公司股票挂牌的决定》,将自 2021年3月22日起终止神州优车股票挂牌。

“闭环”失利,瑞幸爆雷,“神州系”风雨飘摇

一家亏损如此严重的公司,神州优车为什么要进行收购?行业人士分析,当时,陆正耀的“神州系”,已经将业务扩展到汽车租售、二手车再到金融,只要将宝沃汽车拿下,就可以进一步打通汽车制造,形成一个完整的闭环。而神州优车之所以不对宝沃汽车并表,也被认为跟宝沃汽车的巨额亏损有一定关系。

宝沃的汽车“卖不出去”,在福田汽车手中成了烫手的山芋。但神州优车收购宝沃汽车,网络上还是出现了大量的热捧,认为宝沃的车卖不出去并非质量原因,而神州优车作为中国出行和汽车领域领的综合服务平台,旗下聚集了神州租车、神州专车、神州买买车、神州车闪贷四大板块,卖车根本不是问题。起码可以内部消化。

这样的判断在一定程度上得到了应验。2019年,宝沃汽车销量增长至5.45万辆的新高峰,其中有6成是神州租车贡献(神州租车2019年报,最大供应商采购量占比60.53%,媒体推测此供应商为宝沃汽车)。

但内部消化无法解决全部问题。宝沃汽车虽然在宣传上号称与奔驰、宝马、奥迪齐名的“德系同门四兄弟”,实际上只是“德裔国产”,上市后出现的发动机、变速箱抖动异响等各种质量问题,令其口碑不断下滑。

另外,陆正耀入主后,对宝沃汽车的销售进行变革,推出神州宝沃汽车新零售平台,可以享受深度试驾、零首付购车、90天内无理由退车,在渠道建设、品牌建设方面大量投入,号称“千城万店”。“新零售”模式充分利用了神州优车原有的优势,但触动了宝沃汽车原本的经销商的利益,部分经销商上书福田汽车要求“退网赔偿”。

宝沃汽车靠着“内部消化”,销量坚挺了一年,到2020年新车销量就断崖式跌落至8740辆,同比下降84.04%,平均每个月销量不足800辆。2019年上半年,上一年刚刚由亏转盈的神州优车,交出了一张归母净利润亏损6.52亿元的成绩单,这还是没有对宝沃汽车并表的结果。紧接着,后续的2019年三季报和年报,迟迟不见影踪。

陆正耀的“神州系”曾拥有2家上市公司,1家新三板挂牌公司。新三板挂牌的是神州优车,港股上市的是神州租车,还有一家瑞幸咖啡。就在神州优车收购宝沃汽车,大力推行“新零售”之时,2019年5月17日,成立仅18个月的瑞幸咖啡,以创造世界纪录的速度,登陆美国纳斯达克,上市后股价接连高涨,成为“神州系”中的耀眼明星。

但好景不长。2020年1月末,浑水发布89页沽空报告做空瑞幸,指其捏造公司财务和运营数据,并质疑瑞幸商业模式。瑞幸咖啡刚开始对浑水的质疑进行了坚决否认,并称将采取适当的防御措施。结果在去年4月初,自爆财务造假,并于去年5月从纳斯达克摘牌退市。瑞幸咖啡以火箭般的速度成立并上市,又以火箭般的速度退市。受瑞幸咖啡造假冲击,神州优车股价暴跌,将新三板市值龙头位置让位于君实生物。

而最早登陆资本市场的神州租车,从2017年开始归母净利润就已经是负增长,并且归母净利润下滑速度逐年加快,2017年至2020年,分别同比下降39.63、67.1%、89.38%、13627.26%。

未来,神州优车和陆正耀的“神州系”将走向何方?雷达财经将持续关注。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